首頁 婁底新聞 社會新聞

【轉運四方】湘安支隊:用熱血鑄就不朽豐碑

2021-09-08 08:39 婁底新聞網 李莜 李倩

湘安支隊:用熱血鑄就不朽豐碑

記者 李莜 通訊員 李倩

龍山山麓,孫水之濱,一場秋雨給漣源市楊市鎮帶來了些許涼意。沿着青石板路,從勝梅橋順着蜿蜒的孫水往下,便來到周光遠堂。這座始建於明清時期的大地主莊園在經歷了戰火洗禮後,如今只剩下斷壁殘垣,牆體上的彈孔至今清晰可見,觸目驚心。雨越下越大,豆大的雨珠從屋檐上滑落,在地上砸出滴答滴答的聲音,彷彿在講述着那段蕩氣迴腸的戰鬥往事。

1947年3月8日,中共中央發出“關於在蔣管區發動農民武裝鬥爭問題的指示,強調要趁國民黨統治區後方兵力空虛,徵兵徵糧使得民不聊生,羣眾鬥爭情緒普遍高漲的有利時機,有步驟地發動與組織農民羣眾開展游擊戰爭,建立農村遊擊根據地。

“在黨的組織號召和解放戰爭大好形勢的鼓舞下,漣源東部的幾個革命青年積極活動,舉起了革命的火炬。”今年85歲的漣源市中共黨史聯絡組成員李學良説道。1948年9月,他們在橋頭河梯雲塔上召開祕密會議,決定進行暴動,並推舉參加過紅軍長征的聶昭良領導。

1949年3月8日夜晚,聶昭良率領40多個農民和10多個革命青年,拿着梭鏢、大刀、鳥銃,直奔橋頭河背後山上潛伏。待另一支部隊趕到後,兩支部隊同時向警察所進攻,共俘敵30餘人,繳獲長短槍30多支,手榴彈和子彈幾擔。

橋頭河暴動成功後,他們立即召開羣眾大會,宣傳黨的政策和“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”。隨着暴動部隊迅速發展,為壯大聲勢,部隊打出了毛澤東縱隊第五支隊的旗幟,隨後改稱“湘安支隊”,聶昭良任司令員,陳明任政委。

“隨着人民武裝的不斷髮展,各方面的人物爭向革命隊伍靠攏,這就不免泥沙俱下,魚龍混雜。”李學良的神情頓時凝重起來。楊家灘國民黨區黨部書記兼純化鄉鄉長周杜洲眼見末日來臨,便惶惶不可終日,活動更加猖獗,為刺探“湘安支隊”的情報,4月初,他派兒子周仲篪混入支隊,竊取了中隊長職務。沒過幾天,周仲篪就同孫家橋反動警察部隊的肖海波祕密勾結,妄圖裏應外合,搞垮“湘安支隊”。

4月12日,駐紮在周光遠堂的“湘安支隊”大部隊去太平寺執行任務,只留下支隊司令部、政治部和少數警衞人員,周仲篪趁支隊機關兵力空虛之機,便聯合肖海波,企圖吃掉“湘安支隊”。幸喜支隊提前發現了他的陰謀,立即調集主力部隊回援,周杜洲父子率領50多人槍,憑藉周光遠堂的碉堡負隅頑抗,以待肖海波部的到來。但是支隊僅有一批老式步槍,打了一天一夜也攻不進碉堡。於是,大家提出用火攻的辦法,從街上買來一大桶煤油,澆在側門和碉堡底下,然後點燃柴火,頃刻之間,大火熊熊,匪徒驚慌失措,紛紛外竄。此時,支隊戰士奮勇突擊,迅速攻入院內,殲滅了11名匪徒,就地鎮壓了周杜洲,但周仲篪卻趁亂逃跑。

平息了周仲篪的叛亂,天色已是黃昏,而此時肖海波正磨刀霍霍,準備向支隊進行襲擊。為了粉碎敵人的夜襲,支隊戰士發揚連續作戰、不怕犧牲的精神,迅速投入戰鬥位置,等候敵人到來。不久,負責防守楊家灘大石橋(勝梅橋)的五中隊戰士突然聽到敵人的腳步聲,中隊長肖瑞柏立即命令進入戰鬥準備。一會兒,敵人的機槍、衝鋒槍向橋上猛烈射擊,以強大火力封鎖橋頭碉堡,戰士們俯卧在橋頭進行機動射擊,打退了敵人的多次進攻。萬分危急之時,聶昭良命令二大隊戰士趕來增援,他們在橋兩邊對敵人進行猛烈射擊。敵人受不住交叉火力的進攻,又未見周仲篪的內應,只好憑藉夜幕逃之夭夭。

楊家灘戰鬥勝利不久,聶昭良、陳明決定對肖海波予以打擊。在湘邵邊界,部隊與肖海波遭遇,支隊迅速佔領大風塘山頭高地,向敵人猛烈射擊。激戰兩小時,打死匪徒3人,繳獲輕機槍1挺。敵人潰不成軍,狼狽逃竄。

事後,“湘安支隊”認真總結經驗教訓,進一步嚴格制度,加強政治、情報工作,並抽調精兵強將,組建直屬警衞中隊,負責司令部、政治部的安保工作。

1949年5月中旬,“湘安支隊”改編為湖南人民解放軍總隊湘中一支隊第五團,此後在奪取反動地主莊院槍支,消滅國民黨縣、鄉武裝和反動警察及保安團隊,抗擊白崇禧的圍剿,配合解放大軍南下,促進湖南和平解放等戰鬥中,寫下了光輝的篇章。

多年後,在這片英雄的熱土上,楊市人民繼承發揚先輩們敢於拼搏、勇於奮鬥的革命精神,立足新發展階段,貫徹新發展理念,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為根本目的,邁上了鄉村振興新徵程。該鎮以文明創建為主線,通過充分挖掘本地文化內涵,全面推進政治、經濟、社會、文化和生態文明建設,致力打造一個羣眾滿意的幸福家園。

【轉運四方】回望征程,傳承的是精神;銘記崢嶸,寄予的是希望。採訪結束時,天空逐漸放晴,正如呈現在眼前的這段“湘安支隊”英勇鬥爭、浴血奮戰的歷史,經過歲月的洗禮,這段紅色往事依然在歷史的長河中熠熠生輝,併成為涵養時代精神和家國情懷的永續動力。

責任編輯:梁雄軍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